从绝对收益到相对收益

中欧股票园 782 0

从绝对收益到相对收益

从绝对收益到相对收益-第1张

我们一直认为,绝对收益和相对收益的差别,并不是表面的一个字,两者有着完全不同的评价体系、运作规则和组合管理方式。其中,核心差异点体现在风险暴露。相对收益能够容忍较大的风险暴露,而绝对收益对风险暴露的容忍度比较低。历史上看,相对收益做得好的基金经理,未必能把绝对收益做好。这个问题,曾经在四五年前公奔私的浪潮中,有所体现。

王明旭则相反,他是少数从绝对收益转向相对收益的基金经理。在2018年6月加盟广发基金前,王明旭有着2年多保险资管和将近8年专户投资管理经验。从绝对收益到相对收益,控制风险的意识一直流淌在王明旭的血液中。王明旭把自己定义为一个“常年的悲观主义选手”,他认为,乐观的投资者一定会保持较高的股票仓位,当市场在短期出现较大波动时,净值波动可能就会很大。 他在做绝对收益时,常年把仓位控制在30%-50%的水平,尤为注重产品的回撤

当然,从绝对收益转向相对收益,王明旭也面临了一些调整,他告诉我们做好一位公募基金经理,需要遵守两条重要原则:

首先,放弃择时,不做频繁换手。择时本身是对自己“预测未来”能力的过度自信。从历史上看,没有一位投资大师是通过择时成功的。连天赋秉异的“股票大作手”李佛摩尔,连续判断对了无数次市场后,也因为几次择时错误而导致最终破产。

对于这一点,王明旭深以为然。“从我这么多年的经验来看, 择时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市场上绝大部分选手择时成功概率都在50%以下。”因此,结合公募基金的产品特性,相对收益的首要原则就是放弃择时、精选股票、长期持有。

其次,行业均衡配置,阶段性适度偏离。如果长期在行业配置上进行偏离,那么大概率会出现两种情况。一种是在某些行业有比较强的能力圈,在能力圈内进行投资。包括我们此前访谈过一些消费品出身的基金经理,长期重配消费。另一种是根据景气度做行业轮动,每个阶段通过超配几个行业来获得超额收益。王明旭以沪深300作为基准指数,长期保持行业配置相对均衡,但是在某些时间段会对某些行业适度偏离。

每一个投资者的组合,背后都带着其成长经历的“基因”。 由于是绝对收益出身,王明旭的风险偏好较低。这决定了他一定不会追求短期极致的收益率。收益和风险是硬币的两面,王明旭追求的是风险调整后的收益最大化。较低的换手率也意味着王明旭在大部分时间内不会对行业配置进行过多偏离,只在有较高确定性的时候才会选择出手。

例如,2018年四季度,王明旭判断生猪养殖行业的景气度将走高,尽管当时生猪养殖在沪深300指数中的权重只有0.3%左右,但他果断将投资组合中该板块的配置比例提升到了15%以上,为组合贡献显著的超额收益。

2019年四季度初,王明旭判断新能源汽车和3C电池上游的钴锂两个细分行业在供给收缩、需求将会大幅增长的背景下,有望走出一轮底部反转,持续上行的景气周期,因此他也及时加大了钴和锂的配置比例。

不追求出手频率,只期望能获得更高的胜率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