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油公司上游投资缘何审慎

中欧股票园 211 0

国际油公司上游投资缘何审慎

国际油公司上游投资缘何审慎-第1张

  4月30日,伍德麦肯兹董事长兼首席分析师西蒙·弗劳尔斯撰文指出,油气企业仍在坚持控制资本支出,要在当前环境下取得进展,上游项目必须同时满足严峻的经济性要求和对减排目标更加严格的审查。事实上,在经济性、碳排放和外部环境等因素的制约上,石油公司上游投资更加审慎。目前,油气上游投资复苏缓慢,不过石油公司仍将保持油气投资与生产,以获得用于低碳与能源转型的资金。

  多种因素制约上游油气项目投资决策

  去年,疫情蔓延和油价暴跌导致石油公司大幅削减资本支出,全球新油气项目投资跌至15年来的最低点,为3500亿美元。由于世界继续防控新冠疫情,以及能源行业越来越重视核心业务以外的多元化发展,人们对上游项目投资多久恢复到疫情发生前的水平心存疑问。

  自去年4月以来,油价已大幅上涨,布伦特油价最近已接近70美元/桶。油价的上涨和投资的萎缩导致油气生产商的自由现金流大幅度提升。但睿咨得研究认为,石油公司仍在坚持控制资本支出,动用盈余现金来偿还债务或回购股票,今年上游投资仅略有增加。这与伍德麦肯兹在年初的预测(约3000亿美元)几乎一致。

  伍德麦肯兹发布的报告数据显示,今年共有26个常规油气新项目可能会做出最终投资决定(FID)。这些项目共拥有270亿桶油当量的储量,将需要1100亿美元的投资。但是,该机构称,不能保证所有这些项目的确会获得FID,还在于经济性、碳排放和外部环境的阻碍。现在,大多数公司在对碳进行定价以进行经济评估,bp和壳牌则对新项目的投资回收期设置了时间限制。新冠疫情仍然在阻碍石油需求的恢复,能源转型和气候目标也影响决策。计划FID的项目现在需要与可再生能源和其他低碳投资竞争资金,一些欧洲石油巨头不断加大在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投资。

  如果油价在今年及以后保持坚挺,将对石油公司的资本纪律带来重大考验。不过,尚未看到任何迹象表明石油行业在放松资本纪律,对于该行业而言,产生盈余现金流却缺乏投资欲望并非常态。但低投资持续的时间越长,油气供应紧张和价格持续上涨的风险就越大。

  碳排放成为上游投资决策关键指标

  实现净零排放几乎慢慢的变成了全球共识。石油公司作为排放大户,越来越受到投资者、监管者乃至全社会的关注和监督。此外,从石油公司自身的可持续发展来看,能源转型和减少碳排放是大势所趋。因此,碳排放量和碳强度现在已成为上游项目FID决策中的关键指标。

  伍德麦肯兹称,26个上游项目的平均碳排放强度刚好超过40千克二氧化碳当量/桶油当量,比全球已在生产油田的平均碳排放强度高约1/3。因为这些项目中LNG资源量最大,拥有超过一半的储量,而天然气液化过程中产生高排放。买家越来越想要碳中和的LNG,而开发商也开始着手解决这样的一个问题。桑托斯和卡塔尔石油计划在建设项目的同时建设碳捕获与封存设施。范围1和范围2的低排放正在迅速成为LNG项目的竞争优势。

  对于油气投资者和石油公司而言,投资回报率和投资回收期已变得至关重要,这在某种程度上预示着回报率高和周期短的项目最有可能获得批准。目前,项目平均回报率为15%,略低于去年计划FID的项目,但高于2015年以来的平均水平。油气行业已减少相关成本以实现这些回报,平均资本成本仅为5美元/桶油当量,在项目执行方面也有较大改善。

  但是平均回报掩盖了不一样项目间的巨大差异。内部收益率最高的是短周期项目,这些项目大多是小型油田,可在4年内收回投资。巴西和墨西哥湾的一些大型深水石油项目在10年内产生了可观的收益和回报。主导储量的6个大型LNG项目是资本密集型项目,投资回收期为10至15年。如果LNG价格继续与石油联动,这些项目的收益率几乎不会达到两位数,并拖累行业平均水平。

  低碳投资依赖油气业务收入

  能源咨询公司阿格斯分析指出,任何油气投资计划不仅要考虑成本,还要考虑碳强度。事实上,每个大型能源公司几乎都出台了低碳转型计划来安抚投资者,但是他们需要通过出售石油获取资金来实施这些计划,同时也必须要格外注意石油生产和消费的碳排放足迹。

  从中不难发现油气与碳排放的辩证关系。一方面,碳排放在某些特定的程度上阻碍石油公司油气投资,降低油气生产效益;另一方面,石油公司减少碳排放的资金依赖油气出售的收益。毕竟在现阶段,从可再生能源领域获得高回报是不现实的。能源转型驱动可再生能源投资增加,减少油气投资会使油气供应紧张,进而推高油气价格。油气价格持续上涨又会驱动油气投资,增加收入,增加低碳排放投资。

  由于勘探投资大幅缩水,2020年,大型石油公司的已探明储量同比减少了130亿桶油当量,且这一趋势并没有放缓的迹象。根据睿咨得数据,今年第一季度全球探明储量为12亿桶,为7年来的最低水平。睿兹得负责上游研究的副总裁Parul Chopra表示,石油巨头未来创收的能力将继续取决于这些公司的油气销量。如果储量不足以维持生产水平,公司将难以为昂贵的能源转型项目提供资金,因此导致其清洁能源计划放缓。

  今后的数十年,世界仍然需要大量油气。正如壳牌和bp的首席执行官所言:如果世界需要油气,我们就将生产油气。尽管对新项目做出最终投资决定中的某些优先事项可能已经改变,但最优先的事项仍然是盈利。只要有需求,许多项目都会盈利。

  摩根大通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在2020年年报中致股东的信说:“我们当然认为有必要将能源系统的碳排放和碳强度大幅度的降低。但是放弃生产和消费化石燃料的公司并不是解决方案,我们一定要选择和化石能源公司合作。”

 

标签: 中国建筑股票 股票涨停能买吗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