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料涨价带来的光伏产业链涨价潮

中欧股票园 196 0

硅料涨价带来的光伏产业链涨价潮
 

  去年刚刚经受玻璃涨价之苦的组件企业,并没有随着玻璃价格的回落而松一口气,反而由于硅料上涨而承受自上而下传导过来的更凶猛的产业链涨价潮,不得不陷入更严重的两端挤压之中。

  5月19日,根据硅业分会价格更新数据,国内单晶复投料最高价格来到20.0万元/吨,成交均价为19.44万元/吨;单晶致密料成交均价也涨至19.00万元/吨。这是自2020年底以来硅料第16次涨价,业内预计今年硅料价格恐将持续保持高水位。

硅料涨价带来的光伏产业链涨价潮-第1张

  面对硅料的涨价,产业链的企业自然选择将成本转嫁到下游,各环节企业纷纷涨价。不过从上图集邦新能源网给出的各环节涨价幅度来看,组件环节的涨幅远低于上游环节。

  为什么组件涨价难?

  另外,这一轮涨价的源头显然是硅料,那么硅料涨价的缘由又是什么呢?如果持续涨价下去,受伤的只有组件企业吗?

  身处微笑曲线底端的组件企业只能被动承受涨价之苦

  首先看第一个问题,为什么组件涨价难?

  其实组件企业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正如爱康科技(2.440, -0.02, -0.81%)高级副总裁张金剑所言:“光伏行业的利润分配非常符合“微笑曲线”。这个曲线的一端是门槛比较高的硅料资源,一端是终端的项目资源。电池、组件制造环节处在这个曲线的底部,在行业波动的情况下受影响比较大。我们看2020年光伏企业财报,单纯依靠外部供应链的组件生产公司在下半年有不少严重的毛利倒挂现象。2021年伴随着去年各家的快速扩张,无论是硅片还是电池组件产能,都大于硅料产能,所以现在拥有硅料资源的公司可以非常任性,很多单一的电池及组件生产厂商基本没有招架之力。”

  说白了,面对涨价,正如光伏产业链中上游的企业的做法,加价卖给下游自然就把成本上升风险转移了,但是组件的下游就是电站。

  而众所周知,21年是光伏发电平价元年,失去了国补本就意味着失去了一部分利润空间。投资是讲求回报的,如果叠加原材料的涨价导致项目达不到投资方的预期收益率甚至亏损,终端的需求自然减少甚至消失。

  终端对组件的价格敏感,而组件企业又不能控制成本的上升,要么通过技术或者其他手段降本,要么只能承担利润减少甚至亏损的两端挤压结果。

  硅料涨价缘由

  再谈硅料涨价缘由。

  根据集邦新能源网观点,观察硅料环节生产运行及出货情况,国内十一家多晶硅企业在产,三家企业产线处于检修状况,预期5月国内硅料产量受到一定影响,环比增长或不及预期。其中新疆两家企业检修产线,内蒙一家企业受能耗管控政策影响,预计部分产出受限。随着5月下旬企业开始陆续报价敲定下月订单,受到散单、下游抬价影响,前期主流硅料企业相对较低的成交价格,预期将随行就市起涨,硅料继续保持较大成交价格区间,整体硅料市场呈现“淡季不淡”的局面。

  硅业分会的观点则认为,事实上,市场行情报价根本上是由市场供需决定,且有买有卖才有成交。客观来看,多晶硅生产环节属于高投入、高技术、高载能行业,但又长期处于盈亏线甚至亏损边缘,因此在产企业扩产资本有限,同时外界资本也少有涉入。而中间硅片、电池片环节由于连续多年维持相对较的高盈利水平,企业自身扩产能力充足,同时吸引了大量外界资本进入,但是下游掌握的原料端多晶硅扩产规模数据远大于真实的情况,即未能准确把握同一阶段的硅料供需匹配度,导致中间环节扩产规模和速度远超预期。

  因此本轮多晶硅价格连续上涨,根本原因是光伏产业链中间环节的产能扩张释放相对超前且超量,而非硅料企业一己之力推动价格持续上涨。根据预测,全年硅料总供应量57-58万吨(含进口)足够保障终端全球160GW的装机需求,而中间环节300GW以上的预期产能却造成产业链各环节明显的供需错配。因此若要扭转目前市场的失衡状态,势必要从产业链相对过剩的环节开始调整。

  受伤的只有组件企业吗?需求的减少伤害的是整个光伏产业

  如果持续涨价下去,受伤的只有组件企业吗?

  不,受伤最早的是组件,但是打垮了组件,需求的减少伤害的是整个光伏产业。

  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现如今,提起光伏产业,再也不是之前的骗补等负面印象,而是中国制造业的一张名片。无论是硅料、硅片、电池片还是组件,无论是市场占有率还是技术实力,中国都是绝对世界第一。

  但产业链上的企业既有竞争带来的技术进步、效率提升、成本下降,也有相互协作、相互依存、共同进步,这才有了光伏产业的快速降本,让平价时代提前到来,同时也让国内光伏能够傲立于全球。

  极端点思考,一旦成本上升超过了组件企业的临界点,停产也并非不可能,到时候将是整个国内光伏产业的灾难。

  当然这个基本不可能发生,但是目前能够正常的看到的负面影响已经很明显,涨价导致终端电站投资的需求受到压制,而需求的负面影响同样会传导。只不过这次的传导将自下而上,组件首先受损,而目前电池企业同样在受损。

  别忘了,现在已经是平价时代,需求与供应链价格密切相关。

  除此之外,涨价带来的另一风险可能是潜在竞争者的进入。

  用中天光伏总经理王同心的话来说:“我们该进行全产业链的配合,考虑长远的发展。比如说玻璃,去年有些厂家因为产能紧张,牟取暴利,随之带来很多同行进入,甚至是做其他产品的企业进入,虽然会得到一个短期的利益,但是会损害公司的长期运营。”

  这一轮硅料的供不应求,正是由于多晶硅生产环节属于高投入、高技术、高载能行业,但又长期处于盈亏线甚至亏损边缘,因此在产企业扩产资本有限,同时外界资本也少有涉入。

  无序扩产和涨价只会导致严重内卷

  可能有人会说,硅料环节长期处于盈亏线甚至亏损边缘,而中间硅片、电池片环节由于连续多年维持相对较的高盈利水平,好不容易多年媳妇熬成婆,凭啥中间吃肉,上游喝汤甚至喝水。

  对此,并不是反对涨价,而是认为应该从长远来看,攫取最大的利润。

  沃尔玛采取的成本领先战略,用低毛利阻止潜在竞争对手的进入,反而获得了持续获利的护城河。

  如果硅料环节持续保持高利润,很可能会像光伏玻璃一般,吸引更多的资本投入,进而带来长期的过剩,所有硅料企业都可能会长期受损。

  除了硅料涨价带来的涨价潮外,尤其必须要格外注意的其实是中间环节扩产规模和速度远超预期。

  根据预测,全年硅料总供应量57-58万吨(含进口)足够保障终端全球160GW的装机需求,而中间环节300GW以上的预期产能却造成产业链各环节明显的供需错配。

  站在各家的角度,扩产并没有错。

  这么多年,国内光伏加快速度进行发展的原因一种原因是实现产业链各环节降本,另一方面是电池效率的持续提升。

  但由于技术路径的不确定性,每当新一代技术的出现,却是整个行业的大洗牌。新技术的出现,意味着新产能将会打败老产能,投资成本甚至会低于老产能的残值。

  曾经的龙头可能由于技术选择错误,而承受这前期巨大的沉没成本以及重资产带来的高负债,难以转身去抓住新一轮的技术降本浪潮,只能无情的沦为昨日黄花。

  押注新的技术并大规模投资以期得到领先于同行的成本优势,却需要承担技术路线错误带来的打水漂的巨大风险,但是不提前冒险,又意味着一旦新技术路线的确定的同时产业格局也基本确定,将几乎失去成功的机会。

  进,或可生,退,则十死。

  上新技术、新产能成了行业内玩家共同又无奈的选择。

  但站在国家产业链的健康发展角度,无序扩产和涨价只会导致严重内卷。

  国际能源署(IEA)发布了2020年全球光伏报告,DC侧装机容量为134GW,其中中国、欧盟和美国分别以48.2GW、19.6GW和19.2GW的规模位列全球前三。

  虽然说我国以占比近38%引领全球光伏发展,但不容忽视,无论从目前的光伏需求还是未来的潜在需求,海外可能都要远高于国内。

  之前国外半导体产业或者面板行业领先国内的时候,向来都是保持代差优势,通过迭代保持领先的同时也攫取了产业绝大部分利润。

  虽说光伏产业核心拼的是成本,但现有产能的投资还未收回,为了击垮国内对手,提高市场占有率,不仅将赚的账面利润投入到新产能扩产,甚至还不断融资扩产。只要这样的循环不决出最后的胜利者,可能本质上大家都不赚钱,只是现在的失败者和未来的失败者之分吧。

  大幅超过经济效益的降本确实将竞争出一批成本遥遥领先于海外对手的企业,但国内的企业必将厮杀成一片红海,大量的投资打水漂和企业成为昨日黄花。

  领先就能打死海外对手吗,先不论远超海外预期的低价肥了海外的光伏电站的投资,为了保护本国企业海外随时可能举起反倾销大棒;仅从光伏的技术迭代历史来看,技术的不确定导致国内企业难以一统天下持续保持领先,另一方面更多的电池基础技术的突破还是由海外主导,国内更多像是将其制造成本降到极致,很难说主动权的强弱必然。

  硅料涨价也许并不是无序扩产的最恶果,严重内卷或许才是。

 

标签: 三明配资平台 股票基本知识 1股票配资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