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元教育亏损14亿,商誉4.4亿

中欧股票园 437 0

开元教育亏损14亿,商誉4.4亿

开元教育亏损14亿,商誉4.4亿-第1张

会计研究生导师蒋勇,无论如何都吃了一个可怕的亏。

江勇,1979年出生,29岁加入创业陆军,依靠3万元本金发家致富,使恒启教育成为全国知名的专业会计培训机构。

2016年,江勇推动恒启教育变相借开元仪器12亿元,更名为开元股份。随后,江勇加快了开元股份行业向教育的转型,公司更名为开元教育(300338。SZ)。

Wind的数据显示,开元教育转型期间进行了大规模的规划并购,计算成本约为18.69亿元(含股份出资)。

然而,为埋设地雷支付的高额溢价最终产生了。2019年和2020年,受M&A目标不合格结果和商誉减值的影响,两年开元教育计算亏损约14亿元。

截至今年6月4日,开元教育市值16.85亿元,江永及其联合行动仅股票市值3.06亿元,比其股本低约6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开元教育原来的实际控制人罗家族,现在已经减持,套现约20亿元。

高溢价并购带来的后遗症

在教育转型领域,开元教育接连收获巨额亏损。

今年一季度,开元教育营业收入2.18亿元,同比增长56.7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以下简称净利润)和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以下简称非净利润)分别为-8600万元和-8700万元,同比减少亏损29.42%和29.41%。

可以理解的是,同期一年因疫情影响遭受损失,但今年第一季度仍然遭受损失,这有点令人惊讶。

实际上,2020年,开元教育将度过亏损的苦日子。

年报显示,2020年公司完成营业收入8.5亿元,同比下降42.92%,净利润与非净利润之差分别为-7.66亿元和-7.64亿元,同比下降20.59%和26.08%。

这是开元教育上市以来最大的计划年度亏损,也是其借壳上市后的第二年。

从单个季度看,一年,开元教育上季度营业收入分别为1.39亿元、2.31亿元、3亿元和1.8亿元,同比分别下降61%、49.17%、24.296%和36.21%。相应净利润分别为1.22亿元、4100万元、0900万元、5.94亿元,同比分别变动-650.34%、-362.61%、-198.31%和12.88%,四个季度均亏损。

不仅2020年亏损很大,2019年也没有疫情,开元教育也亏损巨大。当年公司营业收入14.89亿元,同比小幅增长2.44%。净利润与非净利润的差额为-6.35亿元

6.06亿元,同比下降744%、707.47%。

  接连两年大幅亏本并连续至本年,元凶巨恶是并购埋下的地雷。

  开元教育的前身开元仪器于2012年7月在创业板挂牌买卖。上市后,运营没有起色,2015年,其完结的净利润只要0.04亿元。所以,工业转型火烧眉毛。

  2016年8月,开元教育经过发行股份及付呈现金相结合的方法收买了恒企教育100%股权、中大英才(北京)网络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中大英才)70%股权,买卖作价算计为13.82亿元。

  这次收买的溢价率一度颤动商场。上述两公司评价基准日为2016年3月31日,恒企教育100%股权评价值为12.09亿元,较其净财物增值11.44亿元,增值率1770.48%。中大英才100%股权评价值为2.61亿元,较其净财物增值2.59亿元,增值率11292.53%。终究,恒企教育100%股权、中大英才70%股权的买卖价格别离为12亿元、1.82亿元,较评价值略有折价,但依然溢价惊人,构成的商誉别离为11.05亿元、1.65亿元。

  随后,公司又相继收买了多迪科技、天琥教育、左梵教育等公司部分或悉数股权,加码教育工业布局。其间,收买天琥教育的增值率也高达35倍多。

  上述系列收买,开元教育算计耗资(含股份)约18.69亿元。至2017年末,公司商誉达14.10亿元。

  成绩许诺期,恒企教育、中大英才均精准完结了成绩许诺,2019年,两者算计完结净利润1.43亿元,较许诺数1.56亿元少0.13亿元。

  而2017年6月收买的多迪科技,买卖价格为6240万元,当年,其亏本1257万元,2018年亏本扩展至6538万元。

  2018年,因呈现商誉减值、存货贬价丢失等,开元教育当年净利润为0.99亿元,同比下降38.41%。

  而在2019年、2020年,仅商誉减值算计就达9.50亿元,这两年,公司亏本金额算计达14.01亿元。

  到现在,开元教育账面上还有4.42亿元商誉。

  9亿入主现在市值仅剩3亿

  开元教育运营亏本连连,江勇的日子也不好过。

  揭露材料显现,出世于湖南衡阳的江勇,2008年接手名不见经传的柳州恒企,短短一年,柳州恒企成为当地规划最大的管帐训练组织, 并进军南宁、桂林、衡阳等城市。2011年,恒企教育总部迁往广州,开端全国化商场布局。2013年,恒企教育在上海建立总公司,发展势头势不可挡。

  2016年是恒企教育的转折点。这一年,开元仪器高溢价收买恒企教育和中大英才,别离作价12亿元、1.82亿元。

  这次收买采纳发行股份和付呈现金相结合方法,江勇持有恒企教育30.992%股权,取得现金对价1.19亿元。江勇之共同行动听江胜或现金对价0.29亿元。中大英才的买卖股份付出及现金付出各一半。

  据此预算,江勇及其共同行动听入股开元教育的本钱超越4亿元。

  2017年,江勇参加开元教育定增,出资2.3亿元。2019年9月,江勇的共同行动听赵君出资2.10亿元受让开元教育5.11%股权。算上这些投入,江勇的入股本钱挨近9亿元。

  那么,现在,江勇所获几许?

  近年来,二级商场上的开元教育股价跌跌不休。到本年6月4日下午收盘,开元教育股价为4.94元/股,总市值为16.85亿元。江勇及其共同行动听算计持有公司18.21%股权,持股市值约为3.06亿元,四年浮亏约6亿元。

  现在的开元教育,不只运营成绩丑陋,其流动性也缺乏。到本年一季度末,公司账面货币资金只要0.90亿元,而短期债款为1.96亿元。上一年及本年一季度,公司运营现金流别离净流出0.76亿元、0.57亿元。

  面临流动性缺乏问题,作为实践操控人,江勇早已知晓。上一年4月14日,开元教育发表募资预案,拟向江勇及其共同行动听赵君、江胜发行股份募资6.02亿元。但这一融资方案现已停止。

  百度百科材料显现,江勇现任中央财经大学管帐学院研究生客座导师,只不知面临现实窘景拿手财经管帐核算的江勇将怎么做出开元教育美丽的管帐账目?

  与江勇堕入窘境相对应的是,开元教育原实践操控人罗建文宗族本来堕入运营窘境,跟着将公司操控权交给江勇后,大举减持套现。

  2018年11月,罗建文辞去公司董事长一职,2019年3月,开元教育将仪器制作等传统财物作价2.71亿元卖给罗建文。2015年,这一财物巅峰时市值挨近80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跟着收买恒企教育等财物完结,罗建文宗族就在深思退出,让位江勇。2017年9月,罗建文宗族转让股权为公司引入战略投资者,转让总价款7.31亿元。

  2018年、2019年,罗建文及其儿子罗旭东等密布减持。2017年3月,罗建文宗族算计持有开元教育61.53%股权,到本年一季度末,罗建文宗族的持股比现已低于5%。

  据不完全预算,近年来,罗建文宗族套现约为20亿元。而这一金额,现已大幅超越开元教育现在的市值。

 

标签: 炒股教程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