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将全面展开数据要素市场培育

中欧股票园 653 0
今年将全面展开数据要素市场培育

今年将全面展开数据要素市场培育-第1张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行动方案》发布。《方案》提出加快培育发展数据要素市场。制定出台新一批数据共享责任清单,加强地区间、部门间数据共享交换。研究制定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的意见,建立数据资源产权、交易流通、跨境传输和安全等基础制度和标准规范,推动数据资源开发利用。积极参与数字领域国际规则和标准制定。
 
  就在此前的一天,《数据要素领导干部读本》(以下简称《读本》)出版座谈会在线上举办。据《读本》编委会秘书长黄蓉介绍,该书由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李纪珍、清华x-lab数权经济实验室主任钟宏联合中国证监会科技监管局局长姚前等多位专家编著,粤港澳数据要素产业化联盟支持出品。
 
  为《读本》作序的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在座谈会上指出,数据要素对于经济社会发展具有重大意义。从政府角度就是要发挥其正外部性,控制负外部性。他提出,公共数据要素市场要建立规则、统一整合、适度开放。政府职能的边界是守护公共利益,数据要素市场的发展主要依靠市场的力量,体现要素价值。
 
  数据要素已成新赋能
 
  数据要素有哪些重要性?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副校长(院)李季表示,要从国家战略高度深刻认识数据要素的重要性。一方面,数据要素与数字经济、政府治理、数据安全乃至全球化竞争等重大问题息息相关。另一方面,如何构建以数据为关键要素的数字经济、确权数据资源、推动数据要素相关行业发展、对数据要素市场进行创新与实践,必须从国家战略高度进行科学规划。
 
  李季认为,数据要素已经成为经济社会高质量运行的新赋能。当前,数字经济已经成为我国经济增长的重要驱动,特别是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数字平台在降低疫情冲击方面体现出了独特优势,在物资流转、复工复产、稳定就业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数字经济规模不断扩张、贡献不断增强,尤其是以在线办公、医疗、教育、餐饮等为代表的数字经济增长迅猛。
 
  李季表示,数字经济在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的地位进一步凸显,在稳步发展数字产业、大力提升数字治理能力、加快数字化实践探索等方面取得了可喜成果。当然,也要看到,数据作为生产要素存在着共享难度大、数据安全保障压力大、数据要素市场监管难等挑战,数据管理还涉及法律法规、数据伦理等多方面问题,数据要素发展机遇与挑战并存。
 
  北京市大数据中心副主任唐建国向记者表示,在遵循数据分级分类和技术安全处理的前提下,把数据作为公共产品,谁都不能也无法垄断。应当最大程度地促进数据要素释放价值。
 
  唐建国表示:“近日,北京市大数据推进小组办公室印发实施《北京市公共数据管理办法》,我们对公共数据进行了界定,也就是说,凡是掌握在政府部门和水电气热等公共企事业单位手中,具有公共使用价值且不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和个人隐私,依托计算机信息系统记录和保存的数据,包括那些经过脱密脱敏或加密的敏感数据产品,都是公共数据。未来在地方性法规中,我们还想将这个定义的拥有者范围进一步扩大至平台型企业和大数据公司等。”
 
  数据多边治理将有大突破
 
  发展数据要素市场,今年有哪些重点方向?政府应当起到哪些作用?
 
  钟宏向记者表示,2021年,将围绕八个关键词全面展开数据要素市场培育,包括公共数据先行、数据专区兴起、数据银行服务、数据沙盒监管、数据分级交易、数据资产入表、数据保护上链、数据多边治理。
 
  钟宏进一步解释,在数据多边治理方面,从数据跨境流通全球治理的角度看,数字经济全球一体化趋势与各国数字主权保护形成“二元困境”。从法国与美国基于数字税的税权争端,欧盟GDPR对美国互联网巨头的巨额罚单,全球数据跨境流通各国需要探索国内治理、国际间单边、多边之间的多种治理模式,并考虑其政策、法律的一致性和有效性。中国提出《全球数据安全倡议》,2021年数据多边治理将会有重大突破。
 
  楼继伟指出,发展数字经济非常必要,可以看到服务业、制造业、金融业等方面的数据要素深化,使得生产率有非常大的提高。平台经济是数字经济中重要的一部分,它通过互联网平台发展,有多种形式,带来了巨大的方便性。
 
  在政府定位方面,楼继伟认为,现在各地纷纷推出数据要素市场,实际上是把公共部门的数据统一整合,适度公开,然后有隐私保护方面的管理,公开还要考虑到公共安全。
 
  同时,楼继伟认为,要重点控制负外部性。他举例,可以鼓励大家都做数据金融平台的业务,但要限制服务中小银行的个数。“如果一共有150家中小银行,今后有5家左右金融数据平台来做服务,1家金融数据平台只能服务30家中小银行,让他们去竞争,不能一家独大。因为一个出错,就是系统性风险,政府应该管这些市场。”
 
  京津保联动发展研究院副院长赵永新表示,从政府角度来看,要想培育数据要素市场首先最重要做的抓手就是公共数据。社会数据的总量非常庞大,分布在不同的市场主体中,孤岛现象严重,做起来难度大。政府数据相对来讲好做,还有公共数据,比如水电煤气这些公共服务企业掌握的数据,也列为公共数据。政府数据是政府各个部门、各委办局的数据。
 
  赵永新强调,可以说公共数据80%由政府把握,如果这些数据不打通,就不会产生太大的价值。“它不是1+1等于2,而是大于10,甚至大于100。”
 
  探索数据要素应用新模式
 
  目前培育数据要素市场有哪些探索和应用?
 
  唐建国介绍,在疫情期间,北京市推出健康宝小程序,由市大数据中心进行运行维护和数据管控。“我们在数据采集和使用方面,有着特别严格的内外部管控程序,比如实施建设和运维分离、数据管理和使用分离、生产库和服务库分离等。”
 
  北京大数据中心在健康宝的生产数据库之外,在政务云上单独部署了服务数据库,面向1600多个社区、楼宇、景区、医院、网约车等应用场景的人脸识别和测温人工智能终端,提供健康宝数据接口调用服务,市民特别是老年人不用掏出手机一样可以快捷安全出行,每天使用量超过70万人次。
 
  北京还建设了金融公共数据专区,通过汇聚和汇通的方式整合200余万市场主体24亿条数据,委托公立第三方市场化运营,支持首贷中心的金融机构为中小企业快速提供近万笔低成本贷款服务,半年来累计放贷300亿元,金融机构查询企业数据的前提,就是取得企业的授权,后台能够做到数据调用实时监测和异常报警。
 
  广东省政务服务数据管理局党组成员、副局长高尚省介绍,广东以应用需求为导向,开展全省范围的政务数据治理工作。一是坚持以业务应用需求为导向,围绕“基层减负”“底线民生”等20个专项应用试点,推动数据治理工作成体系开展。如在广州越秀区试点基层减负,通过业务系统对接、数据共享应用、系统辅助填报、数据自动生成,实现基层填表报数减少51%,开具证明减少35%。二是建设全省统一数据供需对接平台,为各单位提供购物式、一站式的数据服务平台,全流程线上自动化数据供需对接。目前,已完成12662项数据共享供需对接,应用效果明显。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