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亏损、用工关系问题凸显

中欧股票园 471 0

持续亏损、用工关系问题凸显


灵活用工市场的巨大商机将趣活送上了美股,然而公司负债居高不下同时连年亏损的背景下,在应对竞争愈发激烈和管理日益严格的灵活用工市场,多元业务发展缓慢、用工关系权责等问题也日益凸显

持续亏损、用工关系问题凸显-第1张

近期,外卖骑手猝死、自焚讨薪等事件进一步引发人们对于这一群体的关注。而在这一系列事件背后是我国灵活用工市场的迅速发展,根据亿欧智库发布的《2020年灵活用工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国内市场规模4887.69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45%,2020年到2022年预计年均复合增长率为30%,2020年的市场规模将达到12246.95亿元。

巨大的市场意味着巨大的商机,趣活的入局和崛起便是典型的例子。成立于2019年6月13日,被称为国内最大外卖运营配送商,拥有四万多名外卖骑手的北京趣活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趣活”,QH.US),在成立仅一年后便于2020年7月 10日登陆美股,市值约46亿元。

但趣活并未给市场带来明显的变化,反而处在闪送、达达等同业竞争者以及美团、饿了么的潜在竞争者的包围中,连年亏损又困于主营业务的毛利润低,自身负债常年居高不下却仍要推动多元业务的前进,同时用工关系中权益保障和归属的问题等,均是横亘在企业发展面前的巨大阻碍。

内部亏损与负债下的多元化尝试

在趣活的招股书中提到,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咨询公司的报告,趣活在2018年和2019年的收入和交货订单数量方面都排名第一,但也仅为灵活用工市场的3.6%和3.8%,4.0%和4.1%,在巨大市场中并未形成显著的优势。

作为一家劳动力运营方案解决平台,趣活的主营业务为按需提供食品配送解决方案,即外卖配送。通过公司招股书可以发现,在2017年、2018年和2019年,按需提供食品配送解决方案的收入为6.548亿元,14.446亿元和20.274亿元 ,分别占营业收入的100.0% 、98.0%和98.6%,但毛利率却仅为4.4%、8.2%、7.9%,与此同时,公司净亏损分别为1396.9万元、4429.5万元和1344.9万元。

最新的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中,这一业务的收入占比依然高达98.6%,毛利率也仅为10.8%,这一增长与疫情影响不无关系,尤其是外卖行业的巨大需求带动外卖行业的繁荣以及生鲜配送业务的发展,虽然毛利率增加订单量也得到了增长,但是疫情的特殊时期必然会过去,那么在后疫情时代,如何实现增长的常态化,《投资者网》就此事咨询趣活,但未收到对方回复。

面对常年亏损和负债居高,趣活也在尝试着寻找解困之法。趣活先后于2018和2019年开展了网约车解决方案、共享单车维修解决方案和家政解决方案和其他服务,力图多线并行寻找新的支撑利润增长的业务。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共享单车维修解决方案、网约车解决方案和家政解决方案及其他服务的毛利率分别为16.0%、39.2%和1.0%,除家政解决方案及其他服务,其他两项业务员的毛利率均高于主营业务的毛利率。而在上一季度,上述三项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21.4%、-127.2%和-21.1% 。

上述三项业务在2020年第三季度的收入为410万元、330万元和340万元,在总营收中占比仅为0.53%、0.38%和0.44%,合计仅为1.35%。可见这几项业务仍处在发展初期,无法成为支撑营收和利润增长的支柱。

新业务发展正处于初始阶段急需投入的同时,负债率也高居不下,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第三季度,公司负债率分别为56.5%、65.8%和46%,远高于同为深耕灵活用工行业的北京科锐国际人力资源股份有限公司的39.62%、41.28%和36.72%,在企业亏损和负债率居高不下双重压力下,趣活新业务的发展注定负重前行。

外包关系下的权益保障难题

根据招股书显示,趣活所开发的Quhuo+能为合作企业降低40%的成本,这也是公司所主打的核心优势和吸引企业合作的基础,数据显示,2017年到2019年,美团支付给骑手的费用,分别达到183亿元、305亿元、410亿元,高昂的人力成本、与骑手签订劳动合同带来的法律风险和权责义务,促使大型企业转而寻求外包这一形式。

趣活最新发布的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营收成本为6.886亿元,而按需提供食品配送解决方案的成本为6.771亿元,较2019年第三季度的5.817亿元增长16.4%,占到成本的98.3%,由此可见,人力成本对于趣活本身而言始终是一项巨大的负担。

引发《投资者网》注意的是,招股书中显示,趣活每月平均在职工人人数从截至2017年末的约1.54万人增加到截至2018年末的约2.33万人,2019年末进一步增加到约4.08万人。而关于“在职工人”,招股书中指的是与公司建立业务外包关系,加入公司的保险项目,并在一定时期内在公司的平台上完成至少一项交易的工人。

但是在天眼查、企查查等上面显示,趣活参保人数仅为87人,那么目前趣活实际参保员工到底多少人?为何与页面显示人数相差如此之多的原因,《投资者网》在招股书中发现的相关条款可以略窥究竟,其中规定公司作为平台是与工人建立外包关系,工人是独立的承包商,而非公司的员工。这实则是将劳动者变成个体户,将劳动关系变成经营实体之间的业务关系,因此也就可以解释上述员工数不一的问题了。

但是保险费用的缴纳却又令人迷惑,公司2017年、2018年和2019年按需提供食品配送解决方案的营收成本中,“其中”(指与服务站、为骑手购买的保险和按需交付用品、无形资产摊销以及税收和附加费有关的租金和财产管理费)这一项的支出分别为2886万元、6913.4万元和8742.7万元,而截至2019年12月31日,趣活的平台上平均每月有大约4.08万名在职工人进行按需提供食品配送解决方案的服务,那么核算下来2019年平均每天在每名工人身上的支出为5.87元,其中的保险支出又占了多少?《投资者网》就此事咨询趣活,但未收到对方回复。

由此也带来外界对于“平台规避雇主在劳动法下应该承担义务”的质疑,尤其是保险费用缴纳和事故责任的问题。2020年人社部在全面调研灵活用工服务平台情况时指出:一些企业为了规避社会保险和税收等成本,与人力资源服务公司或平台服务公司合作,诱导与其建立劳动关系的劳动者注册为个体工商户,出现了“核心员工合伙化、非核心员工合作化”的情况,去劳动关系化趋势显现。但随着多家灵活用工平台的委托代征资质被终止、多个省份税务局均暂停发放委托代征资质等措施的施行,可以预见的是,接下来对灵活用工平台的监管将会越来越严格。

公司名称中所包含的“科技”二字是趣活鲜明的标签,但其科技含量还有待提高。2017年、2018年和2019年,趣活的研发费用分别为320万元、670万元和970万元,分别占营业收入的0.49%、0.45%和0.47%,而国内其他灵活用工企业如北京科锐国际人力资源股份有限公司,其研发费用占比分别为0.55%、0.42%和0.65%,人瑞人才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则为0.18%、0.81%和0.58%。相较而言,趣活研发投入显得不足。此外,灵活用工方案的不断优化,其中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应用更考验企业的科技实力,其他企业加大投入必然加剧竞争的激烈程度,趣活也将面临更大挑战。

此外,外部竞争对手也虎视眈眈。根据美团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骑手就业报告》,2020年上半年,美团平台上的有单骑手数达到295.2万人。同样,据饿了么官网的子页面蜂鸟即配显示,目前骑手人数达到300万人。如今美团、饿了么建立起专属的专送和众包平台,实质上也扮演着和趣活相同的劳动力平台的角色,都是将汇聚到自身劳动力池的人员进行再分配。

趣活通过Quhuo+技术,对在平台上注册的劳动力进行工作分配,从而形成自身的劳动力池,这是其在劳动力市场竞争的关键优势。但是拥有更高知名度高的美团、饿了么能够吸引到更多的劳动力,而有限的劳动力此消彼长,这对于趣活这样的劳动力分配平台形成了巨大的挑战。

趣活自身重要的客户,如今逐渐变为竞争对手,如何在群狼环伺下提高自身的市场渗透率,或许是趣活要面对的最大挑战。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