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欧一周“疫苗战”峰回路转 最终和解了吗?

中欧股票园 701 0
英欧一周“疫苗战”峰回路转 最终和解了吗?

欧盟和英国在过去一周经历了一场混乱的“疫苗争端”。它可以追溯到1月23日,当时阿斯利康告诉欧盟,由于其欧洲工厂的产量下降,它将在第一季度将向欧盟运送的疫苗数量减少约60%,从最初计划的8000万剂减少到3100万剂。然而,欧盟对此提出质疑,并声称它只收到了与阿斯利康达成的疫苗协议剂量的四分之一。
 
目前欧盟国家的疫苗接种进度远远落后于英国和美国。最新数据显示,欧盟每100人中只有2.6人接种疫苗,而英国为12.5人,美国为8.8人。阿斯利康消息一出,欧盟国家反应强烈。欧盟委员会表示,减缓疫苗交付是“不可接受的”。
 
英欧一周“疫苗战”峰回路转 最终和解了吗?-第1张
 
面对面!24小时的激烈矛盾
 
直到28日,欧盟和阿斯利康经过几轮磋商未能就疫苗供应纠纷达成解决方案。矛盾似乎加剧了。英国官员表示,他们不会公布疫苗供应数据,称这是出于“安全原因”,而不是“隐藏数据”。
 
然后,当地时间29日,欧盟委员会“反击”,要求阿斯利康披露更多疫苗供应信息,并提供详细的交付计划。阿斯利康首席执行官帕斯卡尔索里奥(PascalSoriot)最近在接受意大利媒体采访时表示,与欧盟达成协议是“最大努力”,而不是“合同承诺”。
 
此外,阿斯利康表示,根据与欧盟的供应协议,在英国制造基地生产的疫苗是欧盟的一种选择,欧盟只能在英国之后获得疫苗。然而,欧盟坚持认为阿斯利康声称没有“合同承诺”是不可接受的,并敦促该公司履行其交付义务。
 
更为激进的是,欧盟颁布了疫苗出口透明度和审批机制的实施条例。根据规定,如果要向非欧盟国家出口欧盟签署的预购协议涵盖的疫苗,必须提前通知并获得批准。
 
然而,这一安排引起了很大争议,引起了爱尔兰政府、北爱尔兰政府和英国政府的强烈不满,以及世卫组织的批评。
 
于是剧情在24小时内有了转机。当晚,欧盟委员会紧急撤回相关规定,深夜发表声明称将再次完善。30日,欧盟解除了对爱尔兰新冠肺炎疫苗的出口禁令,但保留了对新生产的新冠肺炎疫苗的管制。
 
欧盟乌尔苏拉·冯·德·莱恩周六晚还在推特上表示,它已与英国首相鲍里斯举行了建设性会谈,并就以下原则达成了协议:当该公司履行其合同责任时,该国不应限制疫苗出口。
 
此外,欧盟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还表示,他不再打算在北爱尔兰和爱尔兰之间建立硬边界。
 
为了平息战争,英国和欧洲重建疫苗合作
 
英国内阁办公厅部长戈夫说:“欧盟意识到,援引英国退出欧盟协议的紧急条款来限制从新冠肺炎出口某些疫苗是错误的。我和欧盟委员会副主席马洛塞·赛义夫·乔维奇讨论过,双方一致认为有必要重新确立关系。预计到2月15日,英国将按计划发放1500万剂疫苗。我相信欧盟不会阻止疫苗进入英国。”
 
英国外交大臣拉布(Rab)也证实,他与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副主席多姆布罗斯基(dombrowski)进行了电话交谈,欧盟承诺不会寻求停止疫苗供应。
 
外国媒体评论称,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在没有征求英国退出欧盟委员会官员意见的情况下做出了“仓促决定”,导致英国与欧盟关系恶化,同时也打击了欧盟作为开放市场和法治捍卫者的形象。前欧洲事务部长卢辛达·克莱顿(Lucinda Clayton)评论说,整件事是一场“灾难”。
 
欧盟首席谈判代表巴尼耶呼吁欧盟不要加深与英国在疫苗问题上的分歧。英国和欧盟未来要想合作,必须要有“合作精神”。最后,英方的态度也有所缓和。戈夫透露,英方愿意伸出援手,帮助欧盟解决自己的疫苗短缺问题。英国政府疫苗官员扎哈维也表示,英国政府将主动帮助欧盟解决疫苗生产问题。
 
最新的结果是,欧盟表示阿斯利康将增加900万剂新冠肺炎疫苗的供应,这些疫苗将在第一季度交付。欧盟委员会已经为阿斯利康的新冠肺炎疫苗颁发了营销许可证,意大利药品管理局(AIFA)也已经批准使用阿斯利康的新冠肺炎疫苗。
 
阿斯利康首席执行官回应说:“我们已经与欧盟委员会及其成员国进行了很好的讨论,并正在努力提高产量。到3月底,我们将向欧盟提供3100万剂疫苗,并计划从其他地区获得药物,运送到欧洲以填补空缺。我们相信,欧盟制造厂的大部分问题已经解决,生产效率应该很快就会提高。”
 
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发言人玛格丽特·哈里斯(Margaret Harris)呼吁英国在完成优先群体疫苗接种后,与其他国家分享其疫苗资源,以确保疫苗的全球推广。
 
被逼急了!欧盟批准的三种疫苗相继被切断
 
目前欧美只有辉瑞/生物泰克、莫德纳和阿斯利康疫苗获准紧急接种。
 
但欧盟早已指责辉瑞疫苗供应不足,这次“被迫仓促”,将主要矛盾转移到英国制药公司阿斯利康身上。然而,欧盟疫苗问题出现了新的“蛀虫”——美国疫苗公司Moderna日表示,无法向法国和意大利提供预期疫苗剂量:
 
据估计,到2月初,莫德纳向意大利运送的疫苗将比原计划少20%,向法国运送的疫苗将少25%。
 
充满未知,疫苗很难对抗突变病毒?
 
除了交付的数量,流行病学家认为疫苗还有许多未知因素。
 
马萨诸塞州众议员斯蒂芬·林奇在接受第二剂辉瑞新冠肺炎疫苗后,新冠肺炎检测呈阳性。波士顿大学的流行病学家戴维森·哈默(Davidson Hammer)说,根据临床试验,在第二次给药后7天或更长时间,辉瑞疫苗对症状性感染的保护作用应达到95%左右。然而,辉瑞和马德纳疫苗预防无症状感染的能力以及它们如何预防传播仍不清楚。此外,在SARS-CoV-2中进行的两项新疫苗试验的数据显示,在南非发现的变异病毒影响了它的保护作用。
 
强生公司还表示,从跨三大洲的大规模试验来看,其单次注射疫苗的效力为66%。在美国,强生疫苗的效力达到72%,但在南非,95%的试验病例是由变异病毒引起的,疫苗保护率为57%。
 
欧洲药品局局长库克说,没有数据显示阿斯利康疫苗对变异的SARS-CoV-2是否有效。据法新社报道,法国总统马克龙甚至称阿斯利康的新冠肺炎疫苗对65岁以上的人“几乎无效”。
 
鉴于各种新冠肺炎疫苗的交付和有效性存在不确定性,欧洲国家只能采取“硬”战略:
 
法国总理表示,从上周日开始,除必要的旅行外,所有非欧盟国家进出法国边境的交通方式都将被禁止。德国方面,政府文件显示,由于SARS-CoV-2毒株突变,德国对来自英国、南非、巴西和葡萄牙的游客实施了限制。
 
根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截至北京时间1月31日晚8时22分,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1.02亿,新冠肺炎死亡人数超过221万。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