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升值及预期对经济风险之警惕

中欧股票园 233 0
人民币升值及预期对经济风险之警惕

回顾2020年人民币升值的极端情况,面对2021年人民币升值将保持不变的事实,市场普遍认为2021年人民币升值将保持不变。想象一下2020年人民币升值6.6%,极端升值甚至达到10.5%。中国全年经济增速将为2.3%,其中人民币升值存在逻辑推进,但实际效果并非如此。毕竟中国人口基数14万亿,人均GDP才一万美元。这是否与中国经济相一致、相适宜?相比之下,与人民币直接相关的美元在2020年贬值了7.2%,极端升值甚至达到了12.7%。美国的经济复苏比主要发达国家更好更强。全年经济衰退仅为-3.5%,第三季度经济反弹强度达到33%,其中美元的保驾护航效应首当其冲。虽然人民币升值提振了中国经济,美元贬值在美国看起来是一个糟糕的经济,但实际收益率和实际收益率差距巨大。单纯的数据对比,并不代表中国经济稳定或强劲,美国未来也不存在很多经济问题和严重风险。
 
人民币升值及预期对经济风险之警惕-第1张
 
1.中国的国力不代表人民的财富,分化差异不适合人民币升值的推论。
 
目前,中国经济总规模已位居世界第二极,但人均水平却处于世界第69位,人均收入1.09万美元。按反比,美国经济世界第一,人均水平世界第八,人均收入6.58万美元,差不多。其中,中国经济规模对汇率变动的影响很大。如果按照中国大多数民营企业出口产品的成本线人民币7元计算,中国101万亿元的经济总规模折算成14.42万亿美元,但人民币升值6.5元的结果折算成15.55万亿美元。中国经济因101万亿人民币汇率不断变化而被吹捧的事实已经变得显而易见。不存在中国的国情、特点、人口多、基础弱、发展特点、货币资历可以与美国、美元抗衡的情况和现实。根据中国统计局2020年6月的统计调查,中国人均收入低于1000元人民币的家庭总人口约为5亿,贫富分化明显且严重,人均1万美元的差距较大。人民的财富是中国未来扶贫的重点,而国力与人民财富的均衡发展在仁中任重道远,人口基数不容忽视。但美国可以通过借用汇率的主导和支配来夸大中国的经济做法非常高明,货币升值所隐含的被压抑的竞争力得到了日本的验证,影响巨大。美国试图通过巧妙的汇率变动手法,主观积极地解决自己的压力和矛盾,压制对手或外部竞争对手的问题。人民币升值的事实是存在的,不是因为人民币自身因素推高了汇率,而是因为套利和套期保值刻意寻求收益来操纵汇率。
 
2.中国的规模不代表实力,机制上的差异不适合人民币升值环境。
 
中国作为世界经济第二大国,仍在推进和完善现实的市场经济机制和制度建设。因此,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发布的《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行动计划》提出,要通过五年的努力,基本建成一个统一、开放、竞争、有序、体系完整、治理完善的高标准市场体系。包括51项具体措施,涉及公平竞争、户籍改革、职称评定、股票发行、消费者权益保护等多个方面。预计在“十四五”的未来五年,随着中国改革的深入,这些内容将为构建新的发展模式提供强有力的制度支持,对经济生活产生深远影响,并成为未来五年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的行动指南。高标准市场体系是现代市场体系的延续和升级,强调体系的完备性、公平竞争和政府维护市场秩序、弥补市场失灵的重要性。特别是市场在资源配置中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政府会起到更好的作用。市场经济与社会主义的充分融合,必然会促进有效市场与有为政府的更好融合,增强市场立法和组织体系能力,积极连接和影响国际市场规则,全面提升市场规则的吸引力和竞争力。目前,只有人民币机制、市场和资格还没有达到自由化和国际化的水平。人民币升值看似有利于这一目标的推进,但超越国情的盲目升值会留下隐患和严重的后患。近期值得关注的是国内数据的混乱。2020年全球贸易大幅萎缩,中国海关数据进出口量同比增长1.5%,创历史新高;进出口顺差5350亿美元,增长27%,仅次于2015年的5939亿美元。但外管局银行外汇收支情况显示,海关外贸收支1717亿美元,比海关进出口顺差少3634亿美元,贸易顺差缺口为47%。这说明问题已经很清楚了。人民币升值的效果是有增无减,少了3000亿美元。结合企业实际:只有人民币汇率从7.0672元涨到6.5272元,企业结汇人民币贬值7.0672元,企业才会多赚54万元收入;反之,如果结汇人民币升值6.5727元,企业结汇少赚54万元。对于中国外贸企业薄利多销的现实,人民币升值值得吗?人民币还是被动的被汇率控制,得失很明显。海外势力或竞争对手的标杆设计非常阴险精准。中国的外贸顺差不代表外贸利润,因人民币升值而遭受重大损失。
 
3.中国现实不代表资格,国际差异不适合人民币升值。
 
中国的经济和金融特别严重地背离了现实。无论是外汇、股票、证券还是衍生品市场,人民币的地位都不是国际货币水平。本币仍有自身特点的现实使得人民币功能有限,水平偏高,基调偏激,预期偏离实际经济基本面。所谓市场舆论青睐的人民币资产,主要是因为人民币与美元的利差优势。简单对比一下,10年期美国国债目前收益率是1%,中国是3%。200个基点的利差效应是外资积极持有中国债券的原因,很简单,收益套利模型清晰透彻。再者,从股市来看,中国对外开放的速度和效果是明确的,人民币和美元混配是现实。面对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值的市场,投资者积极持有的意愿仍然是赚钱。由于人民币升值节奏和趋势的汇率差异效应有利于外资持有美元,舆论单纯关注中国的经济效应是不准确的,无论是规模、资格、标准、环境,都无法对称比较或得出结论。国内外投机者的刺激因素是为了促进人民币升值赚钱的目的。毕竟目前全球疫情集中在主要发达国家和地区,各自的经济不良表现也不尽相同。疫情应对与经济复苏焦虑的关系,必然导致投资价值和投机情绪异常。相对于我国或者一些新兴市场,临时避险更为突出,实际上并不是由实值投资驱动,投机氛围与现实相当严峻。这是中国人民币升值时值得特别关注的形势特点和对比差异的焦点。相反,目前的国际环境不适合人民币升值,投机套利更严重。
 
因此,从年底到年初,国内外市场借助中国独特的个性和喜好,尤其是高端技术应用和带有准备或长期设计的投机逻辑,极具攻击性或挑衅性。其策略具有探索性、动员性、煽动性和示范性,但中国人民币是否具备升值的基础或逻辑似乎失去了理性或常识性的概念;叠加循环规律被破坏,人民币升值的险恶用心值得警惕和防范。与中国本身相比,安全防范缺乏客观性、主观和长远考虑是风险预警的主要不足和不足,人民币升值已成为敲响警钟的紧迫时刻和重要阶段。作为长期观察外汇市场的从业者,我认为人民币被高估了,汇率水平与机制结构、市场份额、现实脱节,外汇常识、前景认知、人民币被动跟风、跟风非常严重。与外资兴风作浪的赚钱逻辑,国内伴随市场的报价模式,企业账面恐慌的反应效应,已经导致了中国作为现实的利润损失,对未来宏观经济或者微观市场形成了错觉。人民币能否继续升值,值得深入推敲或全面梳理。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