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1月份股权融资规模近千亿

中欧股票园 306 0

A股1月份股权融资规模近千亿


2021年1月的最后一周(2021年1月25日至1月31日),14家A股上市公司发布非公开发行股票融资预案,已披露拟募资额超214亿元。

至此,不考虑定增方案暂停与否等因素,界面新闻记者统计2021年1月的新增非公开发行股票融资预案发现,2021年1月1日至31日,已披露拟募资额合计约1140亿元,涉及A股上市公司51家。

同样不考虑定增融资方案暂停与否等因素,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统计,2020年1月份,彼时新增非公开发行股票融资预案中,已披露拟募集资金额合计约465亿元,涉及上市公司23家。

据此,从已披露融资额情况来看,2021年1月份的新增定增拟融资额,至少是2020年同期的2.45倍。同时,2021年A股新增定增计划的上市公司数也是去年同期的2倍多。显然,进入2021年,A股上市公司的资金需求猛增。

国海证券抛85亿定增计划

A股1月份股权融资规模近千亿-第1张

2021年1月的最后一周(2021年1月25日至1月31日),A股上市公司融资动作有所放缓,14家公司预计非公开发行股票拟募集资金总额约214亿元(仅统计已披露募资额的定增预案)。

A股1月份股权融资规模近千亿-第2张

制图:郭净净

其中,国海证券(000750.SZ)上周融资需求最大。1月29日晚间,国海证券发布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显示,拟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数量不超过16.33亿股,预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85亿元,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增加公司资本金、补充公司营运资金。其中,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广西投资集团拟出资不少于1亿元且不超过12亿元认购本次非公开发行股份,广西投资集团控股子公司中恒集团拟出资不少于2亿元且不超过3亿元认购本次非公开发行股份,广西投资集团控股子公司广西金投拟出资不少于3亿元且不超过8亿元认购本次非公开发行股份。

其次则数得上王府井(600859.SH)。同样是上周五(2021年1月29日)王府井称,拟以发行A股方式换股吸收合并首商股份,即王府井向首商股份的全体股东发行A股股票,交换该等股东所持有的首商股份股票;同时,王府井拟采用询价的方式向包括首旅集团在内的不超过35名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40亿元,其中首旅集团认购总额不超过10亿元。本次合并完成后,首商股份将终止上市并注销法人资格,王府井或其全资子公司将承继及承接首商股份的全部资产、负债、业务、人员、合同及其他一切权利与义务。值得一提的是,在公布合并首商股份的同时,王府井披露了2020年业绩预减公告,2020年王府井净利润同比减少5.2亿元至6亿元,同比减少54%至62%。

再来则是久经波折的中国中期(000996.SZ) 拟吸收合并国际期货事宜。经历申请撤回、停牌、延期复牌后,中国中期披露了新一轮重组方案。据此,该公司拟采用向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股份方式募集配套资金,发行对象为不超过35名特定对象,配套融资总额不超过20亿元,此次发行股份不超过吸收合并标的交易价格的100%,配套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补充吸收合并后存续公司的资本金。

而宝馨科技(002514.SZ)则于1月27日披露,拟向控股股东江苏捷登非公开发行股份募资不超过4.91亿元,目的之一是加强公司控制权稳定。随后,深交所向宝馨科技下发关注函:是否存在第三方借款或者杠杆融资的情形?

1月A股拟定增融资1140亿

进入2021年,A股上市公司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进行融资的节奏明显加快。从1月2日至1月29日,几乎每个交易日均有上市公司抛出新定增融资计划。

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不考虑定增计划暂停与否等因素,只统计2021年1月份51家A股上市公司已披露的非公开发行股票融资预案的情况显示:已披露预计募资额的公司合计拟募资超1140亿元。而2020年1月份的23家上市公司的同类融资额约为465亿元。

2021年1月份的A股定增募资需求是去年同期的两倍多。其中,无论是提出新定增融资计划的公司数,还是公司抛出的拟募资额均较2020年同期明显增多。

事实上,去年整个1月份,募资额最高的,是宁波港(601018.SH)的112.15亿元,其次就是陕西建工(600248.SH)预计募资约85亿元。而2021年1月份,就有京东方A(000725.SZ0)、天齐锂业(002466.SZ)等A股上市公司抛出百亿融资计划。

A股1月份股权融资规模近千亿-第3张

制图:郭净净

界面新闻记者获悉,2021年1月15日,京东方A披露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显示,拟向包括京国瑞基金在内的不超过35名特定投资者发行股票募集资金净额不超过200亿元。除补充流动资金、偿还贷款外,募集资金将主要用于收购武汉京东方光电24.06%的股权,以及建设京东方重庆第6代柔性AMOLED生产线等项目。不到半个月,该公司于1月26日抛出60亿元的收购计划,拟以63.39亿元的价格受让绵阳科技城产业发展基金所持公司控股子公司绵阳京东方光电科技有限公司23.75%的股权,增持绵阳京东方股比至90.42%。

其次则是天齐锂业超159亿元的定增融资方案,不过这一方案“夭折”了。同样是1月15日,天齐锂业披露,拟非公开发行股票募资159.26亿元,发行价格为35.94元/股,其中控股股东天齐集团拟折价认购定增股份。当日,深交所下发关注函质问: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相关事宜,是否为忽悠式定增?质疑之下下,天齐锂业于1月17 日火速终止这一定增计划,但仍收到深交所第二封关注函。天齐锂业被质问:是否实质上构成短线交易,是否会损害上市公司中小股东的利益,此次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总额是否合理可行,是否存在忽悠式定增的情形?

对此,天齐锂业称,因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事宜筹划过程较短,方案公告后引起市场较大关注,为避免任何由于继续推进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可能导致构成实质上的短线交易的风险,公司召开紧急董事会终止了本次非公开发行。该公司预计2020年亏损13.6亿元至22.7亿元,上年同期亏损59.83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科大讯飞的实控人借定增来加强控股权。根据该公司1月18日公告,科大讯飞拟向刘庆峰及其控制的公司言知科技非公开发行股票不低于5955.93万股(含本数)且不超过7742.70万股(含本数),拟募集资金总额不低于20亿元(含本数)且不超过26亿元(含本数)。科大讯飞表示,通过认购非公开发行股票,刘庆峰巩固了实控人的控制地位。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