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辅导被点名之后,师资疑云待解

中欧股票园 379 0

猿辅导被点名之后,师资疑云待解


这年头,专家很忙,在线教育专家更忙。

谁能想到:猿辅导广告里自称“做了一辈子小学数学老师”的专家,竟在作业帮、高途课堂、清北网校上“跨界”教起了英语?

猿辅导被点名之后,师资疑云待解-第1张

一师干翻四巨头,如此集体翻车,在一向烧钱凶狠的在线教育业应是一大奇观。

拷问诚信红线、也打开了乱象潘多拉。

回望2020年,4次融资、揽金35亿美元、155亿美金估值,成就了猿辅导“全球教育科技业第一独角兽”,可谓满眼繁华。

然2021年好运似乎不再,烦恼不断:虚假宣传、师资实力、盈利难题、烧钱质疑、用户投诉……

从高光到困境,何以剧烈变脸,猿辅导的未来,还明朗吗?

01

中纪委点名背后,钱多是好事吗?

1月18日,中纪委发文《资本漩涡下的在线教育》,直指在线教育的粗放乱象,猿辅导等平台遭点名。

文章中提到,“由于资本的助推,在这种完全互联网化的营销模式席卷下,在线教育存在偏离教育规律本身的可能,不是靠课程品质、教学效果等获得市场选择和青睐,而是被资本逐步主导和影响。”

批评一针见血。

十年栽树、百年育人。千百年来,教育从来都是一个讲究沉淀、深耕的公器行业。如今竟与资本深度绑定裹挟,如此高调逐利、如此崇尚速度,应出乎不少人意料。

在线教育,本质还是教育,漠视规律、规则,无疑作茧自缚、逃不过一场闹剧。

细观上述虚假“穿帮”广告,正是其中缩影。

猿辅导表示,该广告由第三方代理商拍摄制作,公司现已与该代理商解除合作。公司广告投放部门在素材审核上亦存在疏漏,目前已暂停所有效果类广告的投放。

客观而言,有态度有实操,且承认自身漏洞,并没完全甩锅,值得肯定。

但反思是否深刻、能否不重蹈覆辙,则还需时间考量。

行业分析师于盛梅表示,“虚假广告”不止是内控问题,还有模式打法问题,折射出无序竞争、“烧钱”后遗症。更深层看,是一味追规模、缺乏敬畏心、忽视专业力的恶果。

可谓一语中的。

往期看,“烧钱”已是猿辅导乃至整个在线教育避无可避的关键词。红海竞争,获客变难、又手握重金,最简单也最原始的“烧钱”换量、扩容也就愈演愈烈。大小企业满是争夺之态,增长焦虑与生存焦虑并存。

猿辅导应算典型代表。CTR媒介智讯数据显示,仅2020年前3季,猿辅导营销费用高达70亿元。6月电梯LCD广告上,猿辅导排在首位。

各项冠名,更让人眼花缭乱。浏览其官网,首先入视的就是“猿辅导-北京2022年冬奥会官方赞助商”。至于《开讲啦》、《最强大脑》、《中秋诗会》等热门综艺,也频现其身影。配合抖快平台的信息流广告、影视植入、小红书种草等新兴渠道,猿辅导可谓声名远播。

此外,猿辅导还推出了“地板价”体验课,以高额补贴换取正价课转化。2019年暑期,猿辅导花费近5亿元投放体验课导流,2020年这笔费用增加到了10亿元。

以最新的“寒假语数名师提分班”为例,包含24课时语数直播课,班主任1对1答疑7天辅导、22件文具等,只需4元钱。

高举高打,吸睛无数。

但钱,大部分不是挣来的,是融来的。

艾瑞数据显示,2020年在线教育融资金额1034亿元。一级市场股权融资中,仅猿辅导、作业帮两家就占据超8成份额。

聚焦猿辅导,2020年融资总额达到35亿美元。据企查查显示,猿辅导成立至今共获11轮融资,融资总额40.5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62.37亿元。

问题在于,钱太多是好事吗?

往期看,很多企业乃至新兴行业,之所以由盛转衰、甚至暴雷,就是因为钱多。忽视风险、盲目做大,最终落得一地鸡毛。远如乐视、OFO,近如瑞幸、海航。马云曾言,免费是最贵的东西,钱太多会坏事。

个中敬畏取舍,值得猿辅导深思。

21世纪经济报道曾报道称,由于烧钱砸广告,猿辅导2020年或有20亿元亏损,甚至更高。

02

老师还是超人?无证教学疑云,到底啥更香

行业分析师李晨表示,资本不是慈善家,一轮轮喂养无非想博个高回报率的彩头。只是,催肥只能带来虚胖,一旦被资本裹挟,企业的真实实力究竟如何?

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也。师资重要性不用赘述。名师形象的打造,也是从业者营销策略的重中之重。

然早在2017年,就有媒体曝光猿辅导部分讲师教师资格存疑。猿辅导曾称官方平台讲师均来自国内前20%的知名高校,被曝光后收敛不少。

目前浏览官网,一线老师直接授课;领先师资,经验丰富更懂孩子;“1%录取率聘用一线资深师资”,下方配上滚动播放的清北毕业教学名师...... 每个信息,无不仍在彰显猿辅导的强大师资能力。

但截至发稿,猿辅导官网可查仅359条公布的教师资格证号。

这是个什么体量水平呢?

2020年1月,猿辅导官宣全国用户数超4亿。最新数据显示,其正价课用户总数402万。

按4亿体量计,持证老师量甚至不足其百万分之一。即使以正价课402万户计算,按照某些课程宣传的“一对一辅导”,双师“贴身”辅导,这300多位老师也要每人服务一万多用户。

这是老师还是超人呢?是否涉嫌虚假宣传?是否存在无证授课?

值得注意的是,猿辅导APP中有很多已授课老师的教师资格证状态显示为:已报名状态。

换言之,这类老师存在无证授课可能。

诚然,因疫情原因,人社部等七部门在2020年出台了“先上岗,再考试”政策。但此政策针对高校毕业生,且有可从事的工作内容等明确规定。

而上述部分老师,已有9年教龄且在猿辅导任职多年,却一直没有教师资格证。

猿辅导被点名之后,师资疑云待解-第2张

2019年7月,教育部等六部门印发《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明确规定所有教师需持教师资格证上岗,且要在培训平台和课程界面的显著位置公示培训人员姓名、照片和教师资格证等信息。

很显然,猿辅导没能满足基本要求。

教育是高门槛、重体验的行业,是一份良心活、也是一份专业活。而可怜天下父母心,众多家庭一掷千金,无非就想让孩子不输起跑线,享受到更高质量的教育。

那么,上述无证授课,教学质量如何保证?师资质量、水平又如何呢?相比动辄几十亿的营销费,花钱多充实下师资建设难道不更香吗?

1月25日,《人民日报》发文,依靠套路制造焦虑,诱导家长抢课买课……在互联网营销模式驱动下,在线教育能否保证教学品质、授课效果”?无论融资规模多大,都不能背离教育初衷,要把精力放到教学研发上来,守住服务的质量底线。

字斟句酌,是否值得猿辅导乃至整个行业细思。

03

离职、投诉,品控之思

槽点不止于此。

2020年12月底,一位疑似猿辅导前员工在微博爆料,西安某个年级,离职率逼近50%,但在这一个月时间里,没看过一个高层管理人员询问过背后原因。

另一网友则直接配图吐槽:猿辅导离职跟海底捞一样,还要排号过号,跟吃海底捞一样火爆!

言语不乏偏颇、片面,但也给主打高质高品、王者之姿的猿辅导提了醒:团队稳定是企业发展基石,尤其是对新兴崛起且快速发展的专业服务者而言,本身缺少时间积淀。模式战略也在摸索阶段,若团队高频变动恐对用户体验、口碑质量、乃至核心竞争力不利。

有趣的是,2021年1月初有媒体刊发报道《猿辅导:成立九年,高管无一人离职》。

难道是铁打的高管,流水的员工吗?

上述爆料是否只是个例,团队稳定性究竟如何如何,留给时间作答。

但对一家独角兽企业而言,九层之塔,起于垒土。要想快而稳、稳而优,完善人才培养体系不可小视。

猿辅导被点名之后,师资疑云待解-第3张

猿辅导被点名之后,师资疑云待解-第4张

一些信号,值得警惕。

截至发文,黑猫投诉关于猿辅导的投诉111条,退款纠纷、诱导消费、虚假宣传、信息骚扰等问题不一而足。

猿辅导被点名之后,师资疑云待解-第5张

以退费为例,1月6日,有用户在黑猫投诉表示,给孩子花5820元报了三门寒春课,因为觉得课程不适合,且还没开始,就想退课。退课时却发现,有1380元包含教材费和优惠券退不了。该用户质疑猿辅导将优惠券当作费用扣留显得“离谱”。

猿辅导被点名之后,师资疑云待解-第6张

2020年6月,教育部和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出台《中小学生校外培训服务合同(示范文本)》,明确当事人双方责、权、利关系,涵盖了培训项目、培训要求、争议处理等内容,尤其对培训收退费及违约责任作出了详细规定,推动化解校外培训收退费纠纷的同时,引导培训机构合规经营。

中国法学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指出,教育培训机构要坚持教育初心,加强自律,自觉抵制违法违规行为。尤其是要在教师招聘、课程设计、授课质量、售后服务等方面,对自身严格要求,确保为消费者提供优质服务。

监管之下,猿辅导能狂奔多久、是否应有更多品控风控之思?

04

内耗与内功,生死线徘徊

也许,有其自身的无奈与急迫。

有媒体指出,猿辅导最大优势,就是比其他平台声量更大。赶超手段也简单粗暴,那就是大把砸钱,依靠大规模广告营销来争抢流量,带来漂亮用户数据、活跃数据,以此支撑其融资能力。

“每收入一分钱,就要花掉两块钱,目前在线教育还不是一个跑通的商业模式。”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的质疑发人思考。

的确,行业风口+资金加持,面对良好基本面,在线玩家仍在获客上陷入烧钱混战怪圈,看似繁花似锦、实则烈火烹油,多是无意义的“内耗”。

中纪委文章中,也对此深入剖析。

广东省政府教育督导室常务副主任方树生表示:“教育行业本身是一个发展相对较慢的行业,资本力量能推动整个教育行业包括在线教育的快速迭代,资本的助推可迅速做大线上教育培训规模,但同时也将在线教育行业推向了企业竞争加剧、获客成本高企、行业内耗严重的困境。”

激烈内耗,没有受益者。

细观猿辅导,以广度著称,其业务领域覆盖0至成年教育。公司旗下拥有猿辅导、猿题库、小猿搜题、小猿口算、斑马AI课等多款产品,为用户提供网课、智能练习、难题解析等多元服务。并投资素质教育机构火花思维、豌豆思维来扩大市场,构建护城河。

据36氪消息,猿辅导2020年财务确认收入超过100亿,是目前在线教育领域里收入最高公司。公开数据显示,2016-2019年其营收分别为1.2亿元、2.4亿元、18亿元和36亿元。

换言之,四年营收约157.6亿元,值得肯定。

但抛开持续亏损质疑,作为全球教育科技业第一独角兽,市场话语权、用户份额也要画上问号。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为4041亿元,增速16.1%。2020年,在政策利好、技术成熟推动下,预计市场规模将达4858亿元,增速升至20.2%。

如此算来,猿辅导的市场份额有多少?这位估值王者,实力底色几何呢?

虽说教育的多元、个性属性,注定了市场丰富度与分散度,但猿辅导等巨头如此投入,也无法让市场大规模向头部集中,是否值得考量。

江湖格局分散,意味着还有大竞品入局、新竞品颠覆的可能,猿辅导的未来发展并不轻松。

换言之,疫情“停课不停学”的风口,催化在线习惯养成。但是否能留住用户,依然考验猿辅导的内功。

俞敏洪曾坦言,在线教育续班率达到80%是“生死线”,低于这个比例活不了。

猿辅导联合创始人帅科也曾坦言,猿辅导中小学网课目前的续报率在75%左右,下一个目标是“安全线”80%。

换言之,这家155亿估值的独角兽仍徘徊在生死线、安全线上。

05

“大计”经怎么念

与猿辅导高调相反,创始人李勇低调异常。

在创立猿辅导前,李勇还是“李甬”,是久经沙场的知名媒体人。从人大新闻系毕业后,历经多家媒体,最后转型到网易门户市场部任总经理,与猿辅导创业团队成员相识。

从竞品看,谁学创始人陈向东、好未来创始人张邦鑫均为老师出身,作业帮创始人侯建彬为产品经理出身,与在线教育的关联性或要强于李勇。而后者的媒体基因,让其在营销战上强过竞品。

只是,砸钱能博出未来吗?

一句话,教育本质是口碑为王、效果为王。教育实力才是留存与获客的真正王牌。

从此看,中纪委的上述发文亦有深意:回归教育本源,加强引导和监管,督促校外线上培训机构更好落实党和国家的教育方针。

的确,行业再火、资本再热,也非法外之地。

况且,警惕资本侵入和伤害教育,已有实锤之鉴。

2018年底,学前教育新规发布:禁止民办园上市,上市公司禁购营利性幼儿园资产。一记急刹,留下行业巨震。

教育是国之大计、党之大计。乱象之下、困境之中,如何念好、念透大计经,等待李甬亦或猿辅导的答案。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