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年以来23家企业上会前“临阵脱逃”

中欧股票园 451 0

开年以来23家企业上会前“临阵脱逃”


2021年伊始,IPO审核迅速降温,在现场检查这根“大棒”下,主动撤销首发申请的企业已达23家。

截至2月3日,2021年已有26家企业的上市进程切换为“终止审核”状态,其中2家为主板,1家为中小板,其余23家来自已经实施注册制审核发行制度的科创板和创业板。Wind数据显示,2020年共有77家首发企业终止审核,其中第四季度为47家,而2020年前三季度仅30家。

在上述23家首发企业中,仅有2家是因为上市委审核不通过而终止审核,其余21家均为上会前主动撤销首发申请。

上海地区一位投行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其实没有主动撤销这么一说,都是被预审员或处长建议撤销。

某上市券商资深保荐代表人表示,主动撤销首发申请中60%-70%的企业,都是在窗口指导后被动撤回的,“在IPO审核过程中,发行人和保荐人会一直和预审员保持多轮沟通,如果某个问题预审员一直不认可,反复解释,反复地不认可,这种情况发行人心里有数。”

开年以来23家企业上会前“临阵脱逃”-第1张

开年以来23家企业上会前“临阵脱逃”-第2张

现场检查威力几何?

2月1日晚,4家拟在创业板IPO的企业主动撤回上市申请文件,审核状态转为终止(撤回),创下新纪录。

据界面新闻记者统计,截至目前,创业板在2021年已有13家企业终止审核,其中2家为未过会,另有11家企业为主动撤回首发申请。

2020年6月,创业板开始实施注册制,8月24日,首批注册制企业成功挂牌上市。据统计,2020年9月-12月,创业板主动撤销首发文件的企业分别为3、0、6、14家,总体呈现上升趋势。

科创板趋势与创业板一致,最近两个月已有25家企业主动撤销首发申请。

根据统计,科创板在2021年1月共有10家企业主动撤回首发申请,2020年12月则有15家,其中12月8日和1月25日均有3家企业主动撤回。

多位受访人士认为,首发企业密集撤回上市申请,或与证监会1月28日下发的《首发企业现场规定》(下称《规定》)有关。

《规定》明确,在发行上市审核和注册阶段,首发企业存在与发行条件、上市条件和信息披露要求相关的重大疑问或异常,且未能提供合理解释、影响审核判断的,可以列为检查对象。证券交易所各板块的首发申请企业均予以适用,检查内容为首发企业信息披露质量及中介机构执业质量。

《规定》显示,实施现场检查时,检查人员可运用多种方法,例如,检查人员可以获取有关工商等资料; 获取有关资金流水,生产、销售、仓储记录,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报表等文件资料;问询检查对象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董监高以及销售、采购、生产、仓储、财务等相关人员。

前述上市券商资深保代介绍,检查人员由证监会、当地证监局和交易所共同组成,队伍规模在十几二十人左右,检查时间为期两周,“检查的一个必经程序是检查人员收集董监高及家属的身份证号信息,直接从央行打印所有人近年来的所有流水,然后七八个注册会计师来查,这怎么可能会查不出东西呢?”

“现场检查压力很大,每个公司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一些问题,带病闯关的企业很慌。”头部券商投行部一位副总裁表示。

2月3日晚,上交所发布《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发行上市审核规则适用指引第1号——保荐业务现场督导》(下称《督导》)。

现场检查的对象为发行人,而现场督导的对象是保荐机构。在审核过程中发现信息披露存在重大瑕疵或财务存在重大疑问的,将启动现场督导。

数据显示,自科创板开板以来,上交所共对45家科创板发行上市审核项目的保荐机构启动了现场督导,其中37家主动撤回材料,6家注册生效;4家在撤回后补充完善申报材料进行了二次申报,其中2家已经注册生效。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督导》第20条,在上交所发出现场督导书面通知后、实施现场督导前或者现场督导过程中,发行人撤回发行上市申请或者保荐机构撤销保荐,该项目在撤回发行上市申请后12个月内重新申报的,上交所在受理后将启动现场督导。

IPO堰塞湖下必然选择?

“据我了解,尤其是创业板的审核员已经忙吐血了,不压一压,估计又得排长队了。无论多少企业递交IPO申请,他们都要在法定时间完成审核工作。”头部券商一位投行人士表示。

Wind数据显示,截至2月3日,共有825家企业正在排队进行 IPO 。前述头部券商投行部副总裁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注册制运行一年半,在交易所审核的项目多,证监会注册环节积累的项目也比较多,又形成了堰塞湖,加强现场检查有助于解决审核堰塞湖的问题。”

数据显示,2020年共有396家企业成功挂牌上市,按照这一速度,解决目前的堰塞湖问题至少需要两年。不过,截至2月3日,共有2136家企业正在进行上市辅导。

“证监会出台《规定》,我的理解是提高申报质量、解决IPO审核堰塞湖,不要以为注册制了,保荐机构和其他中介机构就可以甩手了,而是对中介机构要求更严格,不仅是信息披露,更是要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前述头部券商投行人补充表示。

前述上市券商资深保代也认为,“现场检查的意思很明确,就是要控制IPO节奏,很多不符合条件的企业主动撤材料,审核堰塞湖的问题也可以得到缓解。监管是通过这个来调剂市场。”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